阿零君

杂物堆放处

约稿

吃土了
20r1k字你想看什么cp我都给你写(……)

2018-09-05

【APH 黑三】这个杀手不太冷

·杀手和超能力设定黑三·

旧文重发

太阳灼热的吐息刺烫着每一个匆匆行走在繁华的麦徳大街上的行人,街道两边矮小的西欧式建筑叫嚣着向街道中间挤过来,仿佛群星围绕月亮般簇拥着街道尽头的高347米的巨大莫纳大楼——亿万富翁阿加德先生目前最喜欢的产业之一,每年为他带来数百万美元以上的收入,被人称作“阿加德商业帝国的长青松树”而名扬海外,而这座哥斯拉般高大的巨楼仍在优雅的吞吐着繁忙的工作人员,一派蒸蒸日上的好气象。

仿佛完全不知道危险的暴风是可以吹倒松树似的。

“傻逼蠢熊滚过去点,你的烟熏到我了,跟你一样臭。”金发男孩厌恶地推了推墨镜,纯黑色的镜片完美的遮住了他蕴含着烦...

2018-09-03

【APH 红色】春秋已逝

非国设  只是两个普通人互相思念的故事
旧文重发

二十年后四十五岁的他总会一个人坐在自己北欧风格卧室靠窗的小沙发上,打开从宜家买回来的落地灯,让温暖的橘黄色光芒温柔的拂过全身。拿出买了很多年的绿色硬壳mp3,放上一首vincent,再默默地望向狂乱流雨疯狂起舞的窗外,漆黑的天幕癫狂的伴随风雷的鼓声大笑着摇动身体,宛如对他真诚的诅咒。

王耀思念伊万很久了。

他曾听弗朗西斯对他说过自己对贞德的情愫。一向行踪飘忽不定的爱情猎手法国人居然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从此安定下来。仿佛一只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漂泊了很多年,被巨浪吞没过数次过的帆舟,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找到了属于它的港...

2018-09-03

人是一种虚伪的生物,当他们的试探被别人毫不留情地直接揭穿时,他们在那一刹那心里闪过羞愧,愤怒,痛恨,唯一不变的只是想法设法来掩盖其初目的的拙劣句式――我不是,我只是想问问而已。

2018-09-03

杂谈

玩文字玩了这么久,现在居然弄不清文字是个什么东西。

我喜欢能把话说清楚的文字,过多的修辞,辞藻,只会让文字艳俗不堪,纵然连成一片好景致,终归是浮华一场罢了。

我欣赏发自内心深处的细腻,剖析和解释,将情感细细解碎了来品味。

现在能做到的又有几个呢

2018-09-03

我常常遇到有趣的灵魂,却伴随痛苦而生。
我常常遇到真挚的心灵,却被猜忌所玷污。

2018-09-03

【长恨歌】

  时军座走的那天,上海的天蒙蒙亮,万千晨光把雾霭撕开个小口,拢住漏出点粉红的小脸来,好似出嫁新妇,自有其青涩风情。

  他长得俊秀,一双桃花眼生得缱绻,要直勾勾望进人眼睛里去。万魏之开玩笑说他是这品貌该好好回老家去当个老爷,他懒懒把老刀牌的烟屁股抖干净――他从来不抽哈德门的,一脚把手下人踹到地上去:“去你的。”

  “现在外面局势紧得厉害,你还敢回家种田?保证军痞流氓把你剥得一层皮都不剩。万魏之你小子一天脑子里都装的豆汁吧?我知道你北平来的,别跟老子来北平那一套,北平城外现在也不安生,哪儿都闹哄哄的。”

  万魏之哎哟哎哟地捂着脑袋哭丧个脸:“军座……以理服人……以理服人……不要动手!...

2018-08-29

旅行事迹8.10

第一次坐上了动卧,窗外蓝天如洗,青空萦绕淡淡云纱,辽阔的田野在我的眼前铺展开来,层层滚上青山。
对象告诉我他把表摔坏了。我无奈笑笑安抚他说这是好征兆,思维却慢慢漫游到远方,飘到未曾可知的过去。
长到这么大,我的足迹确实也不算少,香港,欧洲,祖国大西北,通通都去过了一次。但我却从来没有探索过南方,而南方,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梦幻一样的水乡,荡着微波,有小船飘在水面上的烟柳画桥。

2018-08-15

戴安娜

有女孩子的梦瑰丽在她浅浅的睡中。

在万物凋零的现在,她微撑半只眼,半腰反弯着,弓弦一般铮铮作响。她的嘴唇鲜活柔软,眉目婉转生春,眼睛乌黑,牙齿雪白。

她下落,永无止境地跌落,如坠入深海的死亡。

她闭上眼。

2018-08-07
1 / 5

© 阿零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