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零君

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

究极怠惰期。
钻研自己的原创无法自拔。
墙头甚多,佛系写文。
家里有个小朋友

2018总结

这一年实在是没有产出什么文章,完全沉迷在语c里无法自拔。

我是厌烦这种状态的,我无数次想要逃离无意义的社交,又无数次沉浸进去。在这个过程中我一度抑郁,愤怒的矛头凶猛地对准自己。将他人对我的厌恶和冷落尽数吞下。我时常感觉自己就像帛巾,被各方力量拉扯,所幸织的时候针脚严密,这才没有破裂为碎布。

我渴望重新回到安静的生活,无社交的生活,孤独地眺望日升日落的生活。

我时常感到自己是个小孩子,执拗,满脑子奇奇怪怪的幻想,有时候出奇的沉静,热血沸腾又无处施展。

凶狠得像一匹孤狼,却做出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心脏寒冷,微笑温暖。

这一年我和我的父母达成了和解,我原谅了他们曾对我造成的伤害,但不知道后...

2018-12-24

【漫威 铁视角】明日之光

·妇联四预告片极度重伤产物·


“嗨,pepper,当你听到这段录音的时候,不要太难过。”


Tony抬手打开头盔的录音功能,挣扎着挪动虚弱的身躯,靠在冰凉的钢铁船舱旁,闭上眼睛缓缓开口,他努力振动自己的喉舌,好拉高音调,让单词尽量吐得平静,乐观一点。


很奇怪,他和钢铁打交道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钢铁是这么沉重又冰冷的东西――压到人无法呼吸,也许是氧气不足的缘故。他颇有几分自嘲意味地想着。


“死亡也是人生经历的一部分。”


他顿了顿。那双眸子在黑暗中熠熠生辉,亦如他那么多次穿着铁甲闪烁在战场上,背后阳光万千。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后悔了。...

2018-12-08

无人可躲。

无处可藏。

我知道一切已走向终结。

在爱和庸俗的尽头坠入盛宴的深渊。

2018-12-08

【原创 酒痴】

酒痴这一辈子只喝孙二娘家的酒。

江湖上有个酒疯子,武艺高强。如果你想要他帮你杀人放火,走镖劫货,只要一壶孙二娘家的浊酒便足矣。

酒不好喝,又苦又涩,活像人的血泪酿成。

酒痴永远醉兮兮地流浪在孙二娘酒铺五条街外,算得极为精准,多一寸,那肯定是他今天恰好杀了人回来,正在河里洗澡。

他时而上荒郊野岭打点野兔子送给小孩子们,或者爬上树摘几个果子,边抛边啃。小孩子们说,其实酒痴生的好看,唇红齿白,就是有点显老,三十多岁的男人,看起来活像五十岁。

有好事者好奇这酒痴和孙二娘的关系,前去找孙二娘打听。谁知那女人冷笑一声,两片嘴皮子一翻:“滚。”

当天,孙二娘酒铺就关门了。有人说,听见她在铺子里和

2018-10-29

【APH 黑三】这个杀手不太冷

·杀手和超能力设定黑三·

旧文重发

太阳灼热的吐息刺烫着每一个匆匆行走在繁华的麦徳大街上的行人,街道两边矮小的西欧式建筑叫嚣着向街道中间挤过来,仿佛群星围绕月亮般簇拥着街道尽头的高347米的巨大莫纳大楼——亿万富翁阿加德先生目前最喜欢的产业之一,每年为他带来数百万美元以上的收入,被人称作“阿加德商业帝国的长青松树”而名扬海外,而这座哥斯拉般高大的巨楼仍在优雅的吞吐着繁忙的工作人员,一派蒸蒸日上的好气象。

仿佛完全不知道危险的暴风是可以吹倒松树似的。

“傻逼蠢熊滚过去点,你的烟熏到我了,跟你一样臭。”金发男孩厌恶地推了推墨镜,纯黑色的镜片完美的遮住了他蕴含着烦...

2018-09-03

【APH 红色】春秋已逝

非国设  只是两个普通人互相思念的故事
旧文重发

二十年后四十五岁的他总会一个人坐在自己北欧风格卧室靠窗的小沙发上,打开从宜家买回来的落地灯,让温暖的橘黄色光芒温柔的拂过全身。拿出买了很多年的绿色硬壳mp3,放上一首vincent,再默默地望向狂乱流雨疯狂起舞的窗外,漆黑的天幕癫狂的伴随风雷的鼓声大笑着摇动身体,宛如对他真诚的诅咒。

王耀思念伊万很久了。

他曾听弗朗西斯对他说过自己对贞德的情愫。一向行踪飘忽不定的爱情猎手法国人居然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从此安定下来。仿佛一只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漂泊了很多年,被巨浪吞没过数次过的帆舟,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找到了属于它的港...

2018-09-03

戴安娜

有女孩子的梦瑰丽在她浅浅的睡中。

在万物凋零的现在,她微撑半只眼,半腰反弯着,弓弦一般铮铮作响。她的嘴唇鲜活柔软,眉目婉转生春,眼睛乌黑,牙齿雪白。

她下落,永无止境地跌落,如坠入深海的死亡。

她闭上眼。

2018-08-07

自我介绍

阿零

今天心情好点了吗?

我爱这个世界。

2018-08-04

【APH 金钱】爹妈

·金钱二人组一觉醒来多了个女儿的故事·


(1)


“爹。”


“.......”


王总裁一觉醒来,床边多了个五岁的面瘫姑娘,粉嫩嫩的小脸蛋,麻花辫乌黑,眼珠子蓝湛湛的,跟阿尔弗雷德那双一模一样。穿着小红碎花裙子戴着小红帽子,扯他被角面无表情地喊爹。


“.......阿尔弗雷德,你什么时候生的?”王总裁很冷静地扯上雪白被子遮住锁骨上的吻痕,看了一眼仿佛经历了世界大战一般混乱的屋子,和他女儿一样面无表情地开始翻身迅速翻找衣服裤子。


“唔.......唔.......什么?hero好困.......”美利坚总裁仿佛跟王耀作对一样用他结实有力...

2018-07-14
1 / 4

© 阿零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