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零君

我是很高冷一个人吗为什么没有人来勾搭我?!【失落】

过去的只会成为一段虚无的记忆,扭曲变相的添油加醋为它披上华服,变得贞德那样神圣。过去的只会成为一个抽象的概念,当你想要回忆它时,却发现它看不见摸不着嗅不到,奇妙的感情仿佛灵魂错位般在你心中升腾,个中经历的痛苦总会让你明白它早就随时光逝去,奔流向海,再不复返。

2017-08-21

这像是燃尽的烟灰,落地的枯叶,死亡的某种生物,而一切都有一个清晰生动的名词:过去。我的过去已经过去了,并未曾知的是黎明将至。

2017-08-21

200fo点文

最后跑之前看到了完美的数字决定点一次文~
耀相关cp都可以~
24号结束点文~
私心打个aph的tag抱歉
等等――你们都觉得我是个金钱文手吗?!

2017-08-21

【知乎体】想和那个可恶的疯婆子对象谈恋爱,怎么办?

高亮:

主冷战,副好茶法贞。别问我为什么突然爱上了冷战,都是我那个坑爹的基友给我安利了一个可怕的颜文字.......

想和相爱相杀的对象谈恋爱,我该怎么办?

如题,本人最近发现自己其实早已爱上了相爱相杀多年的一个姑娘,但是又在思考想要不要打破我们二人之间的平衡,目前非常困惑,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谢谢。

20345关注 348条评论
8.9k回答

匿名用户

谢邀,一晚上起来都已经8K的赞了,第一次回答没想到这个待遇,谢谢大家。但是害怕被事主找上门来,果断匿了。

--------------------------------------------------------------...

2017-08-20

【APH 红色】万尼亚

·恋童倾向注意,只是平时摸的鱼整理了一下·

·防止被挂我还是说一下,老王至始至终都没有真正对伊万做什么·

“我珍爱你的发丝,因为他们像麦浪一样浓密而柔软;我珍爱你的脖子,因为它像丝绸一样光滑而平整;我珍爱你的小腿,因为它们像白桦树一样笔直而纤细。而这一切就是我爱着的你所拥有的特质,这些特质构成了这样一个娇弱、活泼、美好的孩子。或许会有人问,难道其他的孩子与你有什么差异吗?是的,他们也是同样的,但没有一个人能够像你一样巧妙地将这些特质完美的结合在自己身上。你真是个小坏蛋,万尼亚,你让我为你着迷得发疯。”


“你会长大,会长出粗大的喉...

2017-08-20

【APH 红色】again

注意:从此章节开始本文分成两个走向,HE和BE

此为BE结局。有R18情节,慎入

【5】

我已记不清什么了。


回忆当时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讲就像是凌迟一样痛苦而绝望。


我只记得落在床边的衣物,有他的也有我的,黑的白的交杂在一起,直到在我的视网膜中融合成一片难以分辨的、混沌的、跨越空间的灰;我只记得他早已苍白的嘴唇准备凑上来时,我推开他,他当时流露出的那份真切的伤心和失望让我厌恶又绝望得想要抱头痛哭;我只记得他脸上那种因情欲而爆发出来的庸俗的红晕,我强硬的插进去,没有做任何润滑,他疼得尖叫,像是用指甲滑过黑板那样刺耳的声音,叫的我头皮发麻。


我只记得,最后我们两个到达巅峰时...

2017-08-20

【APH 红色】七年之痒

·厨艺不可言说的露×厨艺不可言说的耀·
·出轨梗·
结婚七年,正是七年之痒的好时候。

王耀理所当然地怀疑自家蠢熊最近出轨了。

理由一:过去七年间,只要不是工作日,伊万就会在床上睡得个天昏地暗,口水流满床。也只有王耀做的美食能让伊万像狗似的寻着味醒来,然后乖巧地坐在椅子上,把餐巾工工整整地摆在腿上,活脱脱一新世纪优秀小学生。

然而,最近他确切地从自家老公身上感受到了什么叫睡得比狗晚,起的比鸡早。

凌晨三点不睡不算个事儿,上次自己凌晨五点睡眼朦胧地爬起来上厕所,发现客厅中依稀还有光亮,好奇地走过去一看,好嘛,蠢熊趴在沙发上玩手...

2017-08-19

【APH 红色】again

【4】
预警关键词:ooc 色情交易

“你想听?”

“我都快忘了我们的初遇了。”我微微笑着。

他顿了顿:“那我从头开始。”

他是如此顺从,乖巧,与十五年前从不听别人说话的毛躁画家完全不同。

“二十三岁我们相遇,你当了我的裸体模特,顺理成章的,我们成了情人。”

“之后我遇到阿尔弗雷德,那个装得阳光快活的画家同行,他俘获了我的心,我不顾你的苦苦哀求,投入阿尔弗雷德的怀抱。”

“然后,他嫉妒我的才华,毁掉了我的右手并将我赶出家门。我在他家门前潜伏了一年,杀死了他,从此亡命天涯。”

“就这样。”

“伊万,说吧,为了这篇稿子,你准备了多久?”我笑得眼泪簌簌地往下掉。

对面那个残忍的,苍...

2017-08-15

【APH 黑三】purple

·国设 耀中心 日常ooc·
·肉回去发·
·100fo产物·

“我们三个老是这样,总有两个人要站在生死相持的对立面,总有一个人要被两股疯狂的引力乱流撕扯得粉碎。”

夏夜的曼哈顿,不负她一如既往的盛名。城市中弥漫着《七年之痒》里面那样躁动的闷热,街道两旁灰绿的树叶在温热的风中黯淡地甩动,不知又有多少红男绿女在这一片灿烂的繁华中纵情欢歌,多少男人幻想着自己能脱离妻子找到一个玛丽莲梦露般完美的情人。

为了如泡沫般梦幻易逝,又早已超出道德与美那模糊边际线的荆棘爱情,这些人甘愿向毒火滚滚的地狱付出自己的本就罪恶的灵魂...

2017-08-14

【APH 红色】again

【3】
你的笑容。

嘴角轻轻上扬二十度,唇上的细小绒毛挂着汗珠在清晨的朝阳下清晰可见,两道弯刀似的锋利的眉缓缓向太阳穴舒展,来人猝不及防撞进一双淡紫色的清澈眼眸中,恰是初春最暖的阳光绚烂,百花盛开。

“你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您认错人了,我尊贵的先生。”对面那个男人朝着我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完全不顾在这粗野的闹市行这样的隆重礼节有多么可笑。他带着几乎可以说是讨好的迫切口吻,低着头把脸撇到一边,驮着背低垂着手站在那里,我注意到他的手上有几道凄凄惨惨的疤痕,像是野兽啃咬的痕迹。

“你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我用肯定的,毫不疑问的,完全确切的语气说道。...

2017-08-13
1 / 5

© 阿零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