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零君

疯狂爬墙头

【APH 金钱】琼斯夫妇

我所珍爱的金钱夫妇段子小合集

tie

风和日丽的日子适合结婚。


“领带歪了。”说是歪了,不如说完全系成一团破布。


王耀叹了一口气,略微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无奈地抬起手帮阿尔弗雷德将领带解开,再重新把那根红色的布料工工整整地夹在衬衫领下,把长的那一边绕着短的转了一圈,细白手指灵巧地在空中舞动,以熟练的系红领巾的手法为对方系好了完美的领带。他后退一步,以打量猪肉的目光端详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比平常要矮上许多的美国男人,突然意识到对方为了迁就自己的身高弯下了腰,恼羞成怒地瞪了对面那个满脸无辜地笑着的家伙一眼,继续开口,“你今天干嘛要带红领巾?”


两人此时正站在走廊似的巨大衣帽间之内套上衣物,王耀本来给他仔细挑选了一条中规中矩的鸽灰色领带,却被阿尔弗雷德撇撇嘴扔到那面两米高的巨大试衣镜顶上,王耀抽了抽嘴角,不再和他讲话。


好吧,这感觉好像是初恋的小姑娘给恋人羞涩地送礼物被拒绝了,他为心中的失落啼笑皆非,然后任由那种感觉轻飘飘地掠过,冷静地继续做自己的事儿。他对阿尔弗雷德感情还处于一种朦朦胧胧的迷茫之中,只能默不作声地放任自流,他这个年纪的爱情,只能作为生活中的调味剂。


王耀面无表情的把石英手表扣上,转身却看见金发大男孩一脸别扭地套上一条纯红的领带。


他堪称冷漠地依靠在银白金属衣柜旁,双手抱胸,两腿交叉,十分随意而慵懒地看着小英雄滑稽的行为。好吧,他必须承认,这个愚蠢的联姻对象甚至连领带怎么打都不知道,他只会傻乎乎地给自己打个死结——方便王耀等会勒死他。


王耀笑,走过去,给他重新系上。


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的诘问。

 

阿尔弗雷德眼珠子贼亮,刷了漆似的金发在灯光下也贼亮,他语气高亢:“我听说!中/国/人结婚要穿红的!”


“别跟条狗似的。”王耀轻笑一声,理了理自己的西装,“你的领带还是我系的呢。这就能表明我们俩相爱了?”


“你拴住我了,王耀,你可是拴住我了。”金发大男孩不满地强调。


“傻子。”王耀笑,拉住阿尔弗雷德的领带仰头送上一个吻,“这才能表明我们相爱了。东西方共通的含义。”


随后他撇过脸去,掩饰住脸上的红晕,拉着阿尔弗雷德的领带跌跌撞撞地望衣帽间门口走去,阿尔弗雷德呆住了,随后霞红顺着脖子爬上脸颊,他们就朝着那盛大的光明走去,一个即将爆发出来的圆润美满的光明。


花开了。





评论 ( 4 )
热度 ( 93 )

© 阿零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