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零君

疯狂爬墙头

【APH 金钱】论王耀死亡的样子到底有多美[上]

·甜美的爱情故事·

这注定是他们的世界。

女孩们颤抖着捡起黄金亲吻,狂热的拜金主义布道者赞颂他们的功绩,他们的庄园里豪车流水般日日夜夜不停进入,又离开。整个城市里都是对于他们财富来源猜测的风言风语,在这座连国家机密都不是秘密的城市里,唯有这个问题,成为了人们心中纠缠不去的秘密。

我对琼斯夫妇的一切都知之甚少,我连他们长什么样子,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清楚,甚至连这座喧嚣,泡沫的城市于我都毫无关联——我最近两个月才结束了自己的新闻专业学习,寻到了一份好差事来这儿实习。我的养父对我的一切决定都饱含抵触之情,一如既往的,他禁止我来这儿实习,但是正如他最后还是同意了我上大学的请求那样,我相信他这次一定会同意的。

我刚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来接我的司机(同时他也是我房东)阿尔先生就朝我挤了挤眼睛,显露出一副消息灵通的聪明样子:"我看了一眼你的简历……小伙子做新闻专业的?那可就必须要消息灵通啦……这是我的老伙计‘灰狗’,它可是十几年都一直棒极了!”然后他用力地转动车钥匙,打了好几次火都没打起来,他泄出了一小撮屈辱的神态,头上沁出了汗珠,于是继续着他的无聊八卦来转移我的注意力。

说实话,我真的没有兴趣和他耗下去,六月酷暑的天气已经把皮坐垫烤得滚烫,一个身上挂着小冰箱男人走过来问我要不要3美元一只的冰棍,那边穿着超短裤的金发姑娘正在倚在她的红色甲壳虫旁懒洋洋地伸着懒腰,她红唇上那一圈沾着汗珠的亮晶晶的绒毛——

“你知道琼斯夫妇吗?”他大汗淋漓地发动了这台扁头老家伙,脸上又恢复了那种略带傲气的本地人神色,他把车子向后一倒,“他们俩可是我们老西泽洲的名人。”

谢天谢地,终于上路了,我悄悄掏出了自己的手绢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然后满心欢喜的吃着那只冰棍。

“唔……?为什么?”我试图让自己被冰的有点发麻的舌头灵敏一些。

“有人说他们富可敌国,每天晚上都有无数的人去参加他们的宴会,没有哪一天晚上他们庄园的灯是昏暗的……也有人说他们是哪个tan wu高官的遗腹子……总之,最重要的是——”他眯起他那灰色的小眼珠,“琼斯先生的名字和我一样!”

他这样称赞琼斯夫妇,实在是让我对这对夫妻产生了好奇心。想来男人应该穿着英国绅士似的礼服,在夏天戴着滑稽可笑的黑色礼帽,架一副玳瑁眼镜在瘦削苍白的脸上。女人则应该
穿着宫廷贵妇似的大长裙,头发高高盘在头顶做出各种好玩的发型,手上最好拿着一副羽毛扇子——多少热爱炫耀金钱,试图掩盖粗野的new money都爱做出这份样子。

想起我的养父,他要是听了我此时伶牙俐齿的讥讽,一定会捧腹大笑。

我们一路把车开回阿尔先生阴森潮湿的公寓(这儿过于炽热的阳光都救不了它),我刚刚把行李搬上去,就听见楼下阿尔先生一声尖叫。

我咒骂一声,赶紧跑下楼,脸上做出点紧张的神色,又不失同情的问道:“阿尔弗雷德·格林先生,请问您怎么了?”

他颤抖着,像两条胖白虫似的手指间夹着轻飘飘的一封信。

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他把那封信翻了个面,上面火红的火漆印烫着某种神圣的纹饰,纸上用龙飞凤舞的花体手写英文清清楚楚地写着。

阿尔弗雷德·F·琼斯致安德鲁·布拉金斯基先生。

2

说真的,那封信措辞典雅,修辞飘逸,无处不体现了对方的学识素养远远在我之上,附赠的小金怀表也充分展现了主人的慷慨,对方的口气热情得我怀疑我是不是他们的私生子。除了最后落款的签名很俏皮地用大号油墨写了一个hero外加一个鬼脸,它堪称一封完美的邀请函。

自从收了那封信之后,之后的一周内我便一直迷迷瞪瞪的,倒是阿尔先生一直很热情,开车带我到市中心买了好几套衣服,让我好好收拾一下。

朋友,看到这儿你可能会觉得我的文字太过拙劣,简直就像是小孩子在写日记,最多不过多点描写——这是我故意为之,请你们不要相信我接下来所讲述的一切,因为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约定的时间在一周后,下午三点,我们开车来到琼斯夫妇的庄园门口,门前用大理石雕刻的小天使喷泉欢乐地涌出水柱,大门旁边生着一丛丛灿烂的月季和玫瑰,还有橘树花和栀子花,喷吐着芬芳。我痴迷地望着周围修剪整齐的草坪,一位穿着燕尾服的金发管家带领着我走过鹅卵石小路,径直走向不远处的那栋城堡似的豪宅。

我打量着这位先生,他的气度不凡,气宇轩昂,一头金发璀璨如天上的骄阳,你看着他走路的姿势,仿佛是一位国王正在巡视他的花园。

走到五米高的双面狮人铁栏门前,那位管家彬彬有礼地突然停下,转过身说道:“请您回去吧,不要再走了。”

我诧异极了,急声辩解:“是琼斯夫妇——”

“是的,我知道,尊贵的客人,我是说,您身后那位先生。”

我转过身一看,阿尔先生的脸已经涨红成猪肝色,天哪——我几乎已经忘了他的存在!只见他冷哼一声,转头离开。我不知所措地转身盯着管家,对方对我露出了和蔼有礼的笑容:“主人并不喜欢陌生人。”

“是吗……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我小心翼翼地询问着,试图套出有用的信息来。

“我?”管家走在我前面,我们越来越靠近那栋宅子,我内心的不安也越来越强大,这时候我看见他宽阔的黑色脊背轻轻地抖动着,我敢确定,他笑得停不下来。

当我们终于走到宅子门口,他才转过身,用那双笑吟吟的水蓝色眼睛盯着我:“我的名字——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

未完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92 )

© 阿零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