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零君

杂物堆放处

【APH 金钱】论王耀死亡的样子有多美[中]

3
“我算是你的伯父。”阿尔弗雷德先生坐在他的床上,脱下那件黑色燕尾服,套上他那件浅棕驼色带毛领的夹克,将脚上皮鞋费劲扯下,抓住耐克运动鞋就往脚上套,戴上年轻人最爱的平光眼镜,英俊笔挺地好像一位意气风发的二十岁飞行员。

我苦笑,立于一旁围观他完成这一切变装,这个房间也完全不像是一个富豪拥有的——木质地板上到处都是薯片口袋和老式胶卷录像带,房间狭小得好似阁楼屋,他的床也是孩子似的双层白色带楼梯那种,头顶的风扇懒洋洋地在漆成暗绿的木板天花板上转圈,总而言之,更像是一个青春期少年最爱的风格。

他朝我表露身份之后,不顾我的震惊,轻快的,自顾自的,跳恰恰舞似的迈着欢快步伐走上旋转楼梯。一楼都是很正常的有钱人装饰——水晶吊灯,羊毛地毯,油画,大理石地板。二楼是会客室,浮夸的洛可可甜美风格,金绣天使窗帘和纯白露台,好似随时都会开一场轰轰烈烈的舞会。三楼则是私人影院和图书室,配备几十座价值不菲的按摩椅,几千册小牛皮烫金书本以及几百盘电影光碟。我从旁边窗户管中窥豹,瞥见后院有一个小房子大的游泳池和一望无垠用于打高尔夫的精致草地。

而四楼,一切都变了。

简直是狗窝。

除了他的房间勉强做了一个隔间,推门出去便是空旷的木质地板和纯白的墙壁,空旷得热风穿堂而过。

我拼命按压心中叫嚣的疑问,挤出僵硬笑容应和他:“是吗,我很少听我父亲提起您过。”

“你爸就是那个狗性子,hero还不明白?切——他除了吃甜食之外还会干些什么?”

不不不,您太轻视他了,他还会猎熊。

“安德鲁,你是不是很好奇?”他突然坐正,双手放在大腿上,脊背和大腿折成九十度。

“……好奇什么?……好吧我确实非常好奇。关于我的养父,您和他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这问题再简单不过,因为我们同为哥伦比亚大学的同届学生会成员。我和伊万的关系好得跟亲兄弟一样,我迄今为止都难忘他当年为了我当学生会会长的梦想放弃竞选的事情……我们毕业之后,我们俩还一起到芝加哥做完一大笔生意,但突然有一天,他消失不见,只给我留下口信说他要去过闲适的生活。”他轻描淡写,我从这份证词中找不出任何矛盾。

伊万·布拉金斯基作为我的养父,确实上过哥伦比亚大学,他也留着一张多少年前芝加哥市到加利福尼亚的机票……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俄裔,生着斯拉夫人深邃的面容和高大骨架,生气起来可以揍死一头牛。

而我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这一段过往。

每当他提起他的大学生涯,他总是冷笑一声:“上大学是我最后悔的一个选择。”

随后他热情地邀请我留下来吃晚饭并参加今晚的狂欢party,我正准备拒绝,看见他那双诚挚真诚的漂亮蓝眼睛,说出口的话不知不觉变成了:“好的,琼斯先生。”

我还有一个问题。

琼斯夫人呢。

未完待续
好得我懒成狗,剧情基本没有推进,但是下一章估计就能完结了吧orz
说起来我真是佛系写文,结构和推进剧情速度完全不care的。
凉了啊。

评论
热度 ( 42 )

© 阿零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