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零君

疯狂爬墙头

【APH 十革】血脉相连

·在全是大神的十革tag下选择成为一股泥石流·
·沙苏 骨科 我觉得大概是……糖吧?ooc预警·
·死了的老大哥遇见死了的老贵族·

他一遍又一遍诘问自己,当年做出的那个决定是否错误?如果错误的话,它又错在哪儿?一切都在改变,他奋力穿过思想泥沼,身体桎梏,成为了一个和斯捷潘完全相反的人,最后却经受了同样悲惨的死亡命运。

原来在亘古未变的死亡面前,一切革命激情都短暂得不值一提。

伊利亚以前和斯捷潘还没闹翻的时候,俩人还一起在冬宫里住,春天就做爱,冬天就睡觉——春天短得要死,也就那么二十几天。他那位贵族哥哥当年拐他上床的时候,用哄孩子的口气爱怜地对他说:“来,伊利亚,脱掉你的熊皮帽子给小熊——很好。再脱掉你的花边小衬衫给小床穿上——它很冷。最后,亲亲哥哥的脸。你问我们在做什么?哦,小伊利亚,我们在做爱做的事。”

最扯的是,这个荒淫无耻的虚伪贵族居然还骗了自己好几年。两个人就这样维持着畸形的关系,全然不顾二人身上近乎完全相同的血脉和彼此生来便具备的敌对气场,纵情欢乐,在冬宫外还有人因为饥饿而冻死在雪地里的时候,他们抛弃了一切廉耻和自尊,像两只发了狂的野兽似的做着。

真是罪恶。伊利亚难掩愧疚地呜咽出声,他陷入松厚雪层之中,缓缓地往下滑落,冬天的克林姆林宫外雪层足足堆了有五十厘米高吧,今年尤甚,他抬起手试图遮住头顶的刺眼阳光,手掌却无力地落下砸在雪地里,发出闷响。他不知自己是为即将笼罩的死亡群鸦而哭泣,还是为那段时光带来的缠绕一生的负罪感而哭泣。

他永生难忘自己第一次见到斯乔普卡发疯的样子:几个黑白制服的女仆在他新买的金线绣边藤蔓暗纹长袍上一不小心把几根线用指甲勾断了,当时他正牵着自己的手走过阴森耸长的长廊,得知这个消息,他俯视那几个鸡崽一样跪在他靴下瑟瑟发抖的女人,沉默半晌,青铜熔铸般深邃坚硬的面容汇集了世间最血腥味的黑。

他弯下腰,铂金柔软短发盛满阳光,微笑着抚摸伊利亚和他同样色泽的短发:“伊利亚,先回房间去怎么样?”

“那斯乔普卡呢?”

“有事儿。”

“好。”

“回去叫安娜给你洗洗身体,还有一股孩子的奶气。”

“没有——!”

“嘘,闭嘴,滚回你的房间去。”他口气不善,金眸里翻滚着熔岩似的跳跃光芒,他简直是古怪极了!明明是他突然开始嫌弃自己!这会儿好像压抑着什么一般紧锁眉头,嘴角诡谲的笑意几乎遮掩不住,好似发了臆症,掩盖在华服之下的有力身躯隐隐颤抖,衣衫荡漾出一片水波,好似一只即将张开利牙的老虎。

多年以后,他才知道,那是斯捷潘最难以遏制的残忍本性在作祟。流淌在他身体里,和他同属一宗的嗜血本性。

伊利亚几天后听说那几个侍女的双手被连根敲断,一块完整的骨头都没剩下。

苏/维/埃呼吸几乎都要被冻住在这雪地里了,他身上的体温越来越和周围的冰雪接近,那双血红眼睛黯淡无光,正在丧失最后的温度。

伊利亚开始错乱了触觉,他甚至隐隐觉得自己不是躺在雪地里,而是泡在温泉之中——极寒带来的好处之一。

他竭力回忆起那些他和斯捷潘最后离别的时光。他们争吵,殴打,砸东西,做尽一切伤害彼此感情的事情,他把斯捷潘的皇冠抢下来用脚碾碎,斯捷潘当着他的面轻蔑又不屑地处决了一个又一个无辜的平民——自从伊利亚知道了那几个侍女的下场之后,他就再也不希望看见这种事情。

最后,他在那个孤高寒冷黑暗的宫殿,在天鹅绒帷幕狼狈地满地散落的宫殿,在那个他们曾经美好过,如今空无一人,只能听见外面砰砰枪响的宫殿里,亲手将子弹送进那个男人的胸膛。

斯捷潘咯咯地笑起来,血痕妖冶地弥散在胸前,空荡的大殿里只有他一个人坐在王座之上,发疯似的狂笑,笑声回荡在宫殿里,格外凄凉惨淡。

伊利亚站在台阶下。满地疮痍,他却只是擦着自己的枪,那时的他笃定自己能带给人民有面包和牛奶的生活,他心中怀揣着坚定不移的红色信仰,他完完全全厌恶斯捷潘那一套老的,腐朽,效率低下的做派。没人比他那时候更自信了:他要建立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幸福美好的世界。

斯捷潘却只是口中含混不清地说着什么,伊利亚面无表情地走进一听,才明白他一直低声轻笑着诅咒着:“你是我的弟弟,你是我的弟弟,你是我的弟弟,伊利亚………”

我们流着相同的血脉,你注定是我的同类,你天真的理想主义注定会被与生俱来的残暴摧毁为疯子的诳语,一直燃尽的红色星灰,最重要的是,你注定会与我一同共赴死亡的天堂。

真难为他那时候还笑得出来。伊利亚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死亡原来是一件这么折磨人的事情。

他闭上眼,仿佛那个戴着皇冠,喜欢穿着金色长袍手持权杖的男人又微笑着浮现在他的眼前。

走马灯还挺好玩的,说实话。

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

或许他正在和他哥哥一起在天堂里吃烧烤,种向日葵,拉手风琴呢?

想想还不错。

E N D

评论 ( 8 )
热度 ( 57 )

© 阿零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