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零君

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

究极怠惰期。
钻研自己的原创无法自拔。
墙头甚多,佛系写文。
不撕逼,爱讲大道理。
平平淡淡老老实实。
佛。

【APH 金钱】good luck

·国设 时政背景  ·

·日常瞎逼逼,别信·

真能开枪的话,他一定忍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王耀如是想着,左腿搭上右腿脚尖微勾,故作冷静放松嘴角扯出一抹标准化微笑,眉眼弯弯似是淡然,但手上圆珠笔咯哒咯哒响彻会议室地的焦灼响声暗示他如今何等暴躁。


诺大圆形会议室里轻松容纳下中美双方的谈判团,两拨黑压压的西服人群早已在五个小时前入座,泾渭分明,右方是以黑发东方人为首的中方代表团,左方则是以金发小英雄为首的美方代表,两方坐的整整齐齐,恰好坐在对方正对面,相隔三米左右。


再离得近一点不知道双方会不会打起来。


会议室里如今不是那种小打小闹的吵闹,而是寂静,死人了一般寂静。两方的代表轮流起来说话,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火气,说话的人也努力小心谨慎,以免激发对方的火气也激发自己的。


阿尔弗雷德一改平时没心没肺的欢乐样,沉默坐于一旁一边把玩自己灿金短发,一边左手刷着推特——这是他新养成的习惯,没人知道他那位行事荒诞的上司会不会在下一秒就又发出一条重量级推特——没有通知他们智囊团那种。王耀冷眼看他,面无表情。


裂痕显而易见。不,或者说,从未消失过。


对方上司真是狮子大开口,1000亿美元……还真亏他想得出来。王耀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嘲讽的嗤笑,这笑声在一片死寂的会议室里无异于平地一声惊雷。


正在发言的美方代表一脸错愕地望过来,几十个脑袋统一地望向首座的中/国先生,会议室气氛跌下零度。


王耀意识到自己加剧了紧张的气氛,可他内心的愤怒无处抒发,他恨恨地剜那边正看着手机的美国人一眼,深呼吸,重新摆出中/国先生最完美的微笑:“各位继续,我去一下洗手间。”


他起身离开,走前恶狠狠的甩门,轰隆一声好似陨石撞地球。


“我也去一下厕所。”阿尔弗雷德慢吞吞地开口。


———————————————————

“得了,阿尔弗雷德。我不想和你废话了,让我一个人呆着行吗?”明明是请求的口吻,却硬生生说成了一条混杂怨恨和暴躁的命令,仿佛几百年前万国来朝的盛世君王。


王耀走进干净明亮的洗手间之后骤然转身,眉头抽搐,凌厉丹凤眼瞳仁上顶,一副倔强又愤恨的模样。他早就发觉了身后跟着自己的小hero,只不过一直按捺着没有朝他发火。


他委实已经忍到了极限。


“我们谈谈,王。”


“你身上带了窃听器吗?我不接受私人形式的谈话,请去找我的秘书预约。”王耀显然是对最近亚瑟和伊万上演的间谍大戏心有余悸,“而且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谈的了。”口气森寒如严冬飓风呼啸而过。


干燥冰凉的洗手台上方镜子映照出二人沉默伫立的身影,灿烂灯光打在他们身上,他们彼此眼睛里照耀出对方坚硬的脸庞又涌动着汹涌澎湃的暗流,历史洪流即将无情涌来,没人会知道这场战争胜者是谁,他们终于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上,厮杀即将开始。


就连今天这场会议都是秘密的。


“阿尔弗。”王耀重新叫回了那个亲昵的爱称,显然他已经开始好好控制自己以适应如今的角色——一个受到背叛的敌人,“我们之前签署的世界上最巨额的国际贸易都扔进了废纸堆吗?如今就算那1000亿美元不做数,你也拉了500亿美元清单想要让我付钱……我们之间就不能好好坐下来谈谈,停止这场愚蠢的战争吗?”


他又在伪装。阿尔弗雷德冷漠地分析着,他想要继续拖延时间发展他的2025和一带一路计划,这头狡猾的老狐狸又在装作无辜可怜的样子博取hero的同情——但现在都只是徒劳之功,先不说自己已经不再会被他这副模样迷惑。他家外交部已经开始放出狠话了,而按照他们一向的外交习惯,话是说的越隐晦越好……天知道王耀在背后把他骂成什么样子。


“让我们把一切的伪饰都揭开,王。”小英雄蓝眼睛里闪动着嘲讽的光芒,“你明白我的想法。”


王耀默不作声地前进一步,嘴唇抿出一条僵硬直线。他心里清楚,当然清楚,这次的仗如果要打,必定是硬仗。2001年某位先生为他拖住了小hero的进攻,如今只不过是那些年的延续罢了。虽说如今的自己勉强有一战之力,但他不愿,不想为了和这个疯子的贸易战毁掉自己的心血!只不过是双方刚刚放出消息而已,资金就已经开始疯狂外逃,股票一片飘绿……想必世界上有很多国家已经开始脸色惨白了,如果继续开打,不仅是自己许多计划受到影响,更是有可能自身难保……


但是这场仗无可避免。


即使这一次没有打,以后也一定会有这样的一场战争。


新王和旧王的战争注定无可避免。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百年前他是衰败的旧王,阿尔弗雷德却是新世界稚嫩的天之骄子。虽然他们那个时候并没有直接交锋,但无疑是工业文明摧毁了他维持千年的农业文明。


如今他置死地而后生,却轮到阿尔弗雷德陷入守卫王座的境地。


“这就是你要找我说的?”王耀眼神澄澈,身姿挺拔如竹,理了理领口,笑得坦然,“你瞧,我就说我们已经没得聊了。”


“你的上司行动实在古怪,前一秒还拉着我的手说要做朋友,转头就能和我开战。阿尔弗雷德,你摊上这样一个上司,我都不知道该怜悯你还是怜悯我自己。”


“但这场仗。我不会认输。”王耀骤然仰头,眸光凶狠,如出鞘之剑,雪白剑光刺得人发怵。


阿尔弗雷德似乎是被他突然强硬的姿态惊骇,有点踉跄地撑着身旁的洗手台。


“阿尔弗雷德,你要打,那就打。我王耀从来不是畏畏缩缩的人。我曾向你重金示好,你仍要逼我至此,那也不怪我无情。”他云淡风轻。


谁知阿尔弗雷德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半晌,突然笑了,亦如他曾经常对王耀撒娇时露出那种孩子气的笑容:“王,别把自己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你我都清楚,这只不过是两个权力玩家的首次正面交锋,不过是为了利益而战罢了,谁他妈又能比谁高尚到哪儿去?”


金发小豹子在他脸颊旁落下轻轻一吻,旖旎气氛升腾,情欲和对世界王座的渴望同时蔓延,他低声笑道,声音低沉缠绵如蜜糖:“如果这次战争开始了,good luck,王。”


“好运,阿尔弗。”


他们都明白,这是他们能给彼此的,最后一点残酷温情。


然后他们走出洗手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再不回头。


END.

我瞎逼逼,坐等大佬们打脸。你们都知道我的,水平不够又喜欢瞎逼逼……行了行了请无视我这种污染首页的行为吧。可以说是非常羞耻了。

评论 ( 25 )
热度 ( 117 )

© 阿零君 | Powered by LOFTER